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我的家啊
    第九十六章我的家啊

    李弘基的游骑已经出现在了附廓两赤县之一的大兴县境内。

    因此,周边郡县的百姓纷纷向京城靠拢,一些外地富人愿意付出所有也要进入京城避难,在他们心中,京城应该是全大明最安全的地方。

    事实上,他们是错误的。

    京城里的富人们都在出城……

    很快的,十天时间就过去了。

    被沐天涛封锁的司天监观星台重新解封,只是,高台上的那些观星仪器都不见了。

    观星台上光溜溜的,连青砖地面都完好无损,就好像这里从来就没有矗立过那些珍贵的仪器。

    沐天涛也不知晓那些东西被夏完淳弄到哪里去了。

    他也不想问,他只知道,这些东西落在蓝田手中,一定会发挥它本该发挥的作用,如果留给李弘基,它们的很可能会被融化成铜,最后被铸造成廉价的铜钱。

    对夏完淳,沐天涛心中只有感激,而无半点怨愤!

    真的,一点都没有!

    很多事情只有高智商的人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很多对你好的人并非是真的对你好,而有些盘剥,压榨你的人却是在真正的为你着想。

    沐王府是大明的余孽!

    在蓝田人眼中看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一个与国同休的家族,想要把自己身上大明的烙印完全解封,这是不可能的。

    而沐王府想要在屹立在人间,就必须这样做,做一个与大明同休的模样才成。

    这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表现自己珍贵的忠诚之心的具体表现。

    背叛者永远不可能被人真正的当成自己人,沐王府到了如今地步,选择忠诚于崇祯,不但可以向自己的祖宗有一个交代,也能向天下人有一个交代。

    将来的世界是属于蓝田的,这个局面已经非常的清楚了,不论是身在云南的黔国公沐天波,还是身在京城的沐天涛很早以前就明白了。

    这就是沐天波为何要把自己最聪明的弟弟送进玉山书院的原因。

    对于大家族来说,敌我关系永远都不可能非常清晰,一家人中分处几个阵营,这属于很正常的操作。

    这也是云昭不喜欢使用大家族子弟的原因所在,一个不纯粹的人,是没有办法干纯粹的事情的。

    夏完淳知晓,师傅其实真的很喜欢这个沐天涛,加上他本身就是书院培育的人才,对这个人有着自然地亲近感。

    师傅既然让他来京城,那么,沐天涛的解决方案,就落在了夏完淳的身上。

    也就是说,沐天涛的生死存亡,在夏完淳的一念之间。

    他想要沐天涛成为自己的伙伴,但是,在成为伙伴之前,必须抹杀他身上的大家族影子。

    想要抹杀沐天涛大家族的背景,首先就要抹杀沐王府!

    抹杀沐王府又有两种抹杀方式,一种是从精神上抹杀,另外一种便是从上抹杀。

    很明显,夏完淳选择了从精神上抹杀沐王府!

    这样做并不难,只要蓝田的土地政策,奴仆解放政策,以及分户政策落实在沐王府头上之后,偌大的沐王府就会分崩离析。

    头几年沐王府或许还能有一些影响力,但是,随着云南本土代表逐渐被选出,他们就会被人们慢慢忘记,再也没有力气翻起什么浪花了。

    这是应付沐王府的法子。

    对于沐天涛本人来说,就是夏完淳说的那句话——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他不是蓝田子弟,也不是关中子弟,甚至不是普通百姓的子弟,在玉山书院中,他是一个最耀眼的异类。

    如此这般人物,想要彻底的融进蓝田体系,那么,他就必须与自己旧有的阶层做一个残酷的分割。

    来到京城,就开始与勋贵阶层进行分割,就是沐天涛做的第一件事。

    为此,他做的很绝。

    送给崇祯皇帝的两百多万两银子,每一锭银子上都沾着血,银子上的每一滴血,都能折射出勋贵们对沐天涛,以及沐王府的仇恨。

    沐天涛在京城拷饷,必定会成为一个艰涩的历史片段,存在于史书之上,彻底断绝后路,是沐天涛进京的最重要目的。

    为崇祯皇帝战斗到最后一刻,是沐天涛的坚持,迎娶朱媺娖则是沐天涛能为旧时的大明王朝做的最后一件事。

    崇祯年间,是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存努力奋斗的时期。

    不努力奋斗者——死!

    沐天涛带着他仅有的三百骑兵出城了。

    目的在于清剿李弘基的游骑。

    这个工作他做的很好,每天都能从城外捉到闯贼的游骑,再用战马拖着带回京城。

    于是,菜市口每天都有处决人犯的热闹场面。

    皇帝对这些俘虏没有任何留情的意思,只要是沐天涛上报的犯人,最后的下场都是——剐!

    看剐刑的场面非常的诡异,一部分人欢呼雀跃,一部人沉默不语,还有一部分人神色难明。

    沐天涛则把自己放在一个干活者的位置上,每日出城去寻找闯贼游骑,抓闯贼奸细,抓到了就上报给皇帝,然后再继续出城。

    就在他不眠不休的与闯贼作对的时候,他的官职也在不断地增加,从游击将军,很快就成了一名参将。

    沐天涛相信,一旦闯贼兵临城下,他应该能成为大明最年轻的总兵官。

    今天,沐天涛从城外归来,疲惫的倒在锦榻上,满是血污的铠甲将锦榻弄得一团糟。

    瞅着呼呼大睡的沐天涛,朱媺娖从帷幕后边走出来,将自己的小手放在沐天涛冰冷的脸庞上。

    当年这张让玉山书院很多女子为之倾心的脸,如今布满了细细的血丝,有些地方已经已经出现了裂口,那双白皙纤长的手也变得粗糙不堪,手背上一片红肿,这都是寒风造成的。

    朱媺娖端来温水,轻轻地用手帕沾水为沐天涛擦脸。

    手帕才挨到脸上,沐天涛睁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笑着对朱媺娖道:“不打紧的。”

    朱媺娖执拗的继续给沐天涛擦脸,只是脸上的悲戚之意不见了,变得非常温柔。

    “听说,你这些时间一直在教太子慈烺,定王慈炯,永王慈炤他们骑马?”

    朱媺娖低声道:“我不仅仅教会他们骑马,还带着他们去城里的集市上学会如何花钱,如何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的活着,我甚至派了一些心腹之人,带着一些钱粮去了关中,为他们购置一些房产,铺面。

    世兄,如果京城守不住,就告诉我,我会派人把他们送走。”

    “为何要去关中呢?”

    朱媺娖道:“他们需要以朱氏子弟的名头投靠秦王。”

    沐天涛迟疑一下道:“相信我,你做的这些事情一定在蓝田密谍司的监督之下。”

    朱媺娖摇头道:“没关系啊,他云昭直到现在都肯承认自己是大明的逆贼,只说自己是大明的继承者,既然是继承者,托庇一下大明前朝的皇子应该不算太难。”

    沐天涛沉吟片刻道:“这样做不妥……”

    朱媺娖摇头道:“很妥当,如果说这天下反王中,有谁还对我父皇有那么一丝丝怜悯之意,只有云昭了。

    这世上多得是卖主求荣的人,慈烺,慈炯,慈炤他们三人没有自立的能力,也没有你这样虎视天下的雄心,如果跟随别人隐姓埋名。

    有野心的会打着他们的旗号造反,贪钱财的会把他们三个卖一个好价钱,贪权力的甚至会把他们三个当成自己进入官场的踏脚石,不管如何,下场一定非常不好。”

    沐天涛低声道:“云昭已经称帝了。”

    朱媺娖摇摇头道:“云昭是一个极其狡猾,极其凶狠,又极其自傲的一个人,他不仅仅要成为皇帝,他的目标是——千古一帝!

    整个天下对他来说就是一张巨大的棋盘,我父皇,李弘基,张秉忠,黄太吉,以及天下各路反王都不过是他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现如今,这盘棋在他的运作之下,逐渐成了他的天下。

    这种人平生只恨敌人不多,绝对不会因为慈烺,慈炯,慈炤三个平凡的人就玷污自己的名声。

    所以,他们三个去关中,主动接受云昭监视,如此才有一条活路。

    或许会活的很平凡,但是,绝对能活下去。”

    沐天涛坐起身认真的看着朱媺娖道:“是谁给你出的主意?”

    朱媺娖叹息一声道:“我很没用是吗?”

    沐天涛抬手摸摸朱媺娖的小脸道:“这么老辣的主意你想不出来。”

    朱媺娖低着头道:“曹公公!”

    沐天涛点点头道:“应该是曹化淳才对。”

    “曹公公还向我父皇进言,趁着闯贼还没有抵达京城,他愿意带着我父皇母后化妆逃离京城,去南方看看有没有求活的机会。

    被我父皇一言拒绝。

    我父皇直到现在,还执拗的认为他会在京城击败闯贼。”

    沐天涛叹息一声道:“就算陛下挡住了闯贼,可是,云昭的二十万雄兵马上就要到来,等李定国,云杨军团兵临城下,不论是闯贼,还是我们在他们面前都不堪一击。

    公主,你是见过蓝田军人的,他们是个什么模样你心知肚明,那是一支由钢铁跟火药打造成的无敌之师,所到之处,任何阻拦他们前进的阻碍,最终都会化作齑粉!”

    朱媺娖的小脸上上出现了一团可疑的酡红,将头靠在沐天涛胸前道:“我父皇说,京城是他的家,他哪里都不去。”

    第一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