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一章 前去!
    “在这段安全的时光内,我一共才穿梭了五次就不行了?”

    顾青山脸上露出无辜之色,摊手道。

    鱼人首领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肃然说道“虚空是如此的特殊,而你是混沌的使者,又身怀圣柱之力,因此才可以做到这一步。”

    “顾青山,你的道路不能在这个时刻诞生——它在这个时刻诞生是极大的悖论,时光长河一定会反噬。”

    “为什么?”顾青山问。

    “虚空三术原本来自虚空外,而你在一个时间的支流之中就想创造出同等级的术——更不要说你是圣柱之神,又是混沌的使徒——就算是虚空也兜不住那个术的突然诞生!”鱼人首领道。

    “原来如此,你觉得我该怎么办?”顾青山低声道。

    “你必须从这个时刻脱离。”鱼人首领道。

    顾青山忍不住道“我走了,那其他人呢?”

    鱼人首领道“其他人将继续前进,一直到黄泉的神器之争结束的那一刻,才可以从时间的支流中汇入长河主流。”

    顾青山还未说话,眼前虚空已经冒出一行行猩红小字

    “你已经占尽了便宜,答应它是最好的结果。”

    “我占了什么便宜?”顾青山暗暗的问。

    “虚空之外任何一次时间穿越都会遭到它们的追杀,而你在虚空之中,它们也忌惮你背后的混沌与圣柱,所以才这样好说话。”最高序列道。

    顾青山轻咳一声,正色道“阁下,你说的非常对,我赞同你的看法。”

    鱼人首领脸色终于松了松,朝身后唤道

    “绯影,来。”

    一道身影从鱼人之中走出来,渐渐变化做一名苗条的少女。

    “你带他穿过支流与主流的屏障,把他放在适合的时间节点,明白了吗?”鱼人首领道。

    “明白了。”少女道。

    鱼人首领又望向顾青山,解释道“——这是绯影,她年纪虽小,但却是水性最好的,有她带你走就不会出问题。”

    “你的偷渡不宜兴师动众,否则万一惊动了什么,那就会非常麻烦。”

    “好!”顾青山冲着少女点头致意。

    少女笑了一下。

    顾青山转过身,冲着谢道灵抱拳道“师尊,我去了。”

    “恩,你自己保重,在将来的那个时刻,我们会再次碰面。”谢道灵说道。

    “是!”顾青山郑重的道。

    眼看诸事已交代完毕,名为绯影的少女走上来,轻声问道“顾青山,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顾青山道。

    少女伸出一只手,轻轻握住他的手,却用另一只手朝虚空一分。

    霎时间。

    无穷的水流显现在两人四周。

    “走了。”少女绯影道。

    她拽着顾青山,一步跨进水流之中,从诸人面前消失。

    ……

    两人在泛着微光的时光河流中飞驰而去。

    顾青山被少女握住手,便感觉身周涌起一股浮力。

    这股浮力携裹着他,让他能不费任何力气就跟上少女,一起在水流中任意穿梭。

    “这里是你们所在的支流,你先熟悉一下潜游的感觉,等差不多了,我再带你走。”绯影用心灵感应传音道。

    她松开了顾青山的手。

    那股力量依然在。

    顾青山尝试控制着那股力量,来回游了几周。

    在时光长河里潜游,又跟在长河上飞行不同——

    在无穷的时间要素之中,顾青山感觉到自己失去了一切力量,唯有那股浮力才可以起作用。

    他默默熟悉着那股力量,最终才传音道“我差不多已经熟悉了它。”

    “好,我将带你走过最危险的一段路,然后帮你去往某个时刻。”绯影道。

    “多谢。”顾青山道。

    绯影游过来,牵着他的手,继续朝前进。

    她一边游,一边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某一刻。

    绯影忽然用力一扯顾青山,两人快速的朝左侧移动少许。

    背后忽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

    他们的速度立刻变得更快,游动起来也更灵动。

    “这是一道时光暗流,我终于找到它了。”绯影传递了一个充满喜悦的心灵感应。

    “我们现在只用顺着它的方向,朝前漂浮就可以了吗?”顾青山传音问道。

    “对,等到需要更换道路的时候,我会跟你说。”绯影道。

    两人顺着暗流一直前进。

    前方的河道变得越来越宽,越来越深,几乎与海洋一样辽阔。

    顾青山心中忽然浮现出一股明悟。

    ——自己正在进入时光长河的主流。

    绯影脸上渐渐流露出肃然之色。

    “注意了,前面是最危险的一段河道,我们必须保持绝对的静默状态。”她用心灵感应说道。

    “好。”顾青山道。

    前方,河流渐渐变得浑浊。

    许多庞大的影子忽然出现,在时光长河的深处悄然潜游。

    顾青山望过去,只见那些影子浑身散发出各种杂乱不堪的光影片段,似乎处于某种混乱的状态之中。

    在河渊深处,隐约可见巨大的雕塑被层层泥土覆盖,完全看不清轮廓,只在某些地方露出些许白骨质地。

    白骨雕塑。

    ——这座雕塑大约有一百多层楼那么高。

    奇怪,时光长河之中为什么会有以白骨造的雕塑?

    顾青山有些疑惑,却骤然感到手被死死握紧。

    他抬头望去,只见绯影的小脸变得苍白,流露出前所未见的紧张之色。

    “怎么了?”顾青山传音道。

    “不要出声,我带你过去。”绯影道。

    她轻轻将顾青山抱在怀里,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深蓝色微光,加快了潜游的速度。

    两人无声无息的从那白骨雕塑上方游过去。

    顾青山警惕着,但整个过程还算顺利,并未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直到再也看不见那数百米高的白骨雕塑,绯影这才松了口气,不再抱着顾青山。

    “刚才那是什么?”顾青山问。

    “不知道。”绯影道。

    “我看你好像很害怕?”

    “——因为我是在时光长河里长大的,我却没见过那个东西,所以我才觉得可怕。”

    “原来如此。”顾青山点头道。

    绯影似乎有几分庆幸,继续道“还有一点可以跟你说——其实我们所在的时光长河,乃是虚空段的长河,这里有混沌镇守,一般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

    顾青山听出几分弦外之音,接话道“但若有什么东西出现,就像刚才那个白骨雕塑……”

    “那就意味着它一定有某种让人恐惧的理由。”绯影道。

    顾青山沉思片刻。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认识?”他传音道。

    “不会呀,我是第一次见到你。”少女道。

    顾青山有几分疑惑,嘀咕道“总觉得你很熟悉。”

    少女没接茬,只是带着顾青山朝上浮。

    须臾。

    两人在河流中探出头。

    “注意,我将施展时光·河之术帮助你打开一个安全的时刻与地点,你要立刻进入。”绯影道。

    “好,有劳了——非常感谢你来帮我,我真不知道要怎么谢你。”顾青山道。

    “以后再说。”

    绯影低着头,默默的念了一道咒语。

    只见河面上,渐渐有一片迷雾悄然飘临,在两人面前化作一道光影。

    似乎是受到这道光影的吸引,许许多多光影从河流中漂浮起来,凝聚在迷雾之中,汇聚成一幅画面。

    “就是现在!”绯影喝道。

    顾青山一眼看出那副画面的时刻与地点。

    这个时刻——

    实在正中他的下怀。

    顾青山转过头,深深的看了少女一眼。

    “怎么样,这个时刻适合你吗?”绯影问。

    “非常适合,我得立刻进去了。”

    “快去。”

    “……恩。”

    顾青山奋力朝那副画面撞去。

    下一瞬——

    他和那副画面同时消失不见。

    ——他进入了那个时刻。

    时光长河上,只剩下了少女绯影。

    她抬起一只手,看了看手臂上冒出来的黑色丝线。

    丝线一端缠绕在她雪白的胳膊上,另一端没入虚空,直直的指向顾青山的去处。

    “哼,这么久了也不断,真是让人烦。”

    绯影自嘲的笑了笑,收了命运丝线。

    她钻入时光长河,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

    人间之墓。

    猿人文明世界。

    ——画面渐渐拉近。

    只见两个人一起劈着叉,保持不动。

    一个是顾青山,另一个是冰皇。

    ——不,冰皇已被青铜之主附身,此刻他乃是专程赶来的青铜之主。

    青铜之主在冰皇死亡之际赶来,将所有等待者化作卡牌。

    此刻,他正探查着顾青山的底细,想要把顾青山也化作自己的一张牌。

    趁着两人正在劈叉——

    神姬从一张纸牌上睁开眼,高高扬起巨锤,喝道“因果尽断!”

    锤子砸在虚空中,但冰皇却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叫。

    他拿不稳手中的卡牌了。

    那张画有顾青山的卡牌震飞在半空,卡牌上所有东西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卡牌重新变成了空白。

    馥祀的声音在顾青山心中响起“快走!用你唯一能逃走的那条路——他失去了那张牌,无法再找到你。”

    顾青山心口有些堵,沉声道“女士,我一定会回来救你们。”

    话音落下,只见他身上涌动着一道暗金色的光辉。

    地神钱币出现在他手中。

    下一瞬。

    顾青山从原地消失,抵达了地之世界。

    他这一走,灵技“歌舞表演者”顿时失去了效果。

    冰皇从地上站起来,脸色阴沉似水。

    “很好,你们这些等待者,竟然敢坏我的事,看来必须要让你们承受一些折磨……”

    他看着手中一把等待者卡牌,咬牙切齿的说道。

    忽然——

    一只手伸出来,接住了那张飘飞的空白卡牌。

    顾青山。

    又一个顾青山从天而落!

    “抱歉,等待者们都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放了他们。”

    他手中拈着那张卡牌,认真的说道。

    ——轰!

    无穷的剑芒从他身上散发出炽烈光辉,照耀整个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