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六十五章 那些错过的
    将起航者从宇宙深处吸引到这颗星球的,是所谓的“乱序背景脉冲”——这很可能是只有起航者自己才明白的某种专业词汇,但关于它的来源,高文倒是很快便想明白了。

    正是发生在这颗星球上的、大规模的神明降临与战争冲突。

    “他们来到这颗星球的时候,整个世界已经几乎不可救药,嗜血的神明裹挟着狂热的教廷将整个行星变成了巨大的献祭场,而普通人在献祭场中就如待宰的牲畜,塔尔隆德看上去是唯一的‘净土’,然而也只是依靠封锁边境以及神明固化来做到自保。

    “面对这种情况,起航者选择了最激烈的介入手段……‘拆毁’这颗星球上已经失控的神系结构。”

    龙神说到这里,微微摇了摇头。

    “关于起航者的事情,其实连我也知之甚少,所以我不清楚他们在别的星球上面对不同的情况时都会采取什么手段,不清楚他们是否还有别的办法来引导一个文明和‘神明枷锁’脱钩,我只知道,他们在这颗星球上用了一种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进攻。

    “在当年,由于众神频繁干涉现世,神性力量反复穿透现世和神国之间的屏障,导致了神明的世界与凡人的世界界限模糊,星球上空到处都是未能完全合拢的‘深界空洞’和裂隙,起航者便从这些通道对所有神国发动了猛攻。

    “时至今日,我的记忆中还残留着当时的许多景象……那是可怕的战斗,起航者给我留下的印象除了强大,便是果决与冷酷。他们仿佛在履行某种崇高的使命般迅速摧毁了这颗星球所有自称为‘神’的存在,并在这颗星球留下了大量的监控与保护设施——他们让那些设施隐匿起来,或设置在远离文明生息地的地方,起初,我们以为他们是在为彻底占领这颗星球而做准备,然而他们没有……在做完那一切之后,他们便毫无留恋地离开了。

    “和他们一同离开的,还有当时这颗星球上幸存下来的、人口已经锐减的各个种族——除了塔尔隆德的龙。”

    龙神说到这里暂时停了下来,高文便立刻问道“他们也没有对龙族的众神出手……原因就是你之前提到的,龙族和自己的众神已经‘绑在一起’,导致他们无从插手?”

    “……其实这只是我们自己的猜测,”两秒钟的沉默之后,龙神才轻声开口,“起航者没有留下解释。他们或许是顾及到龙族和众神间的稳固联系而没有出手,也可能是出于某种考量判定龙族不够资格加入他们的‘船团’,亦或者……他们其实只会消灭那些陷入疯狂的或产生嗜血倾向的神,而塔尔隆德的龙族在他们的判断标准中是‘无需插手’的目标。

    “但无论是什么原因,结果都是一样的……

    “起航者离开了,没有带走巨龙,塔尔隆德文明被留在这颗已经满目疮痍的星球上,龙族成了当时这颗星球唯一的‘统治者’,就像一个被锁在王座上的国王般,孤独地、可悲地注视着这片废土。一百八十七万年过去,龙族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再也说不清楚了。”

    这段古老的历史在龙神的叙述中向高文缓缓展开了它的神秘面纱,然而那过于悠久的时光早已在历史中留下了无数风蚀的痕迹,当年的真相因此而变得模糊不清,因此即便听到了如此多的东西,高文心中却仍残留疑惑,关于起航者,关于龙族的众神,关于那个早已失落的上古年代……

    他相信在那失落的历史中一定还有更多的细节,有更多能够解释起航者以及龙族现状的细节,然而龙神没有告诉他——或许是祂出于某种原因刻意隐瞒,也或许是连这古老的神明都不知道全部的细节。

    毕竟,祂并不完全是龙族的“众神”,而只是众神发生巨变之后生成的一个……缝合继承者罢了。

    良久,高文再次打破了沉默“那么永恒风暴里的那片战场……”

    “那就是之后的事了,起航者离开多年以后,”龙神平静地说道,“在起航者离开之后,塔尔隆德经历了短暂的混乱和错愕,但龙族仍然要生存下去,哪怕整个世界已经满目疮痍……他们踏出了封闭的大门,如拾荒者一般开始在这个被遗弃的星球上探索,他们找到了大量废墟,也找到了少数似乎是不愿离开星球的遗民所建立的、小小的庇护所,然而在当时恶劣的环境下,那些庇护所一个都没有幸存下来……

    “再之后又过了很多年,世界仍然一片荒芜,巨龙们暂时放弃了寻找世界其他地方的生机,转而开始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塔尔隆德自己的发展中。起航者的出现仿佛为龙族打开了一扇窗口,一扇通往……外面世界的窗口,它激发了许多巨龙的探索和求知精神,让……”

    高文听到神殿外的呼啸声和轰鸣声突然又变得猛烈起来,甚至比刚才动静最大的时候还要猛烈,他忍不住微微离开了座位,想要去看看圣殿外的情况,然而龙神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不要在意,只是……风声。”

    高文看向对方,看到的是如渊般深邃的眼眸,随后他重新坐下来,呼了口气,代替龙神向下说道“巨龙们在探索心和好奇欲的驱使下飞速发展起来,然而却遇上了神明枷锁的反弹,由于未能及时总结出锁链的规律,未能找到挣脱的办法,最终导致了永恒风暴深处的那场战争。”

    龙神轻轻点了点头。

    圣殿外的呼啸声和轰鸣声稍稍平复了一些。

    “你刚才提到,起航者带走了这颗星球上除龙族之外的大部分幸存者?”高文听着圣殿外的动静,视线落在恩雅身上,“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说实话,龙族也用了很多年来猜测起航者们这么做的动机,从崇高的目的到险恶的阴谋都猜想过,然而没有任何可靠的逻辑能够解释起航者的动机……在龙族和起航者进行的有限几次接触中,他们都没有过多描述自己的故乡和传统,也没有详细解释他们那漫长的远航——亦被称作‘起航远征’——有何目的。他们似乎已经在宇宙中航行了数十万年甚至更久,而且有不止一支舰队在群星间漫游,他们在许多星球都留下了足迹,但在离开一颗星球之后,他们便几乎不会再返航……

    “至于从星球上带走幸存者……他们似乎也不止一次做类似的事情。他们有一支庞大的‘船团’,而在被起航者战舰严密保护的船团深处,有许许多多在‘起航远征’过程中登上舰队的族群,他们有的是其他星球的难民,有的是主动加入舰队的文明,有的甚至只是在顺风旅行……据说船团中最古老的成员已经和起航者一起航行了数万年之久,但可惜的是龙族并无缘见到那些来自异域的‘乘客’们——他们当时滞留在太空,负责建造尚未完工的‘苍穹’,并未在这颗星球登陆。”

    龙神柔和低缓的嗓音慢慢述说着,她的视线似乎渐渐飘远了,双眸中变得一片虚无——她或许是沉入了那古老的记忆,或许是在感伤着龙族曾经错失的东西,也可能只是以“神”的身份在思考种族与文明的未来,不管是因为什么,高文都没有打断祂。

    因为高文自己也已经沉浸在一种奇妙的思绪中,沉浸在一种他未曾想过的、关于星海和世界奥秘的悸动中。

    这个世界……不,这个宇宙,并不是寂静无声的,即便是有着周期性的魔潮威胁,即便是有着神明的规则性枷锁,在那闪烁的群星之间,也仍然有文明之火在漂流。

    庞大的起航者船团,其他星球的文明,星海之间的远征……当他在一个古老的墓穴中醒来,面对一个沉沦的魔法“中世纪”时,他根本不可能想到自己竟可以在这个世界听到这些概念,然而今天,这些东西却在他眼前铺展开来,以历史的方式铺展开来。

    最不可思议的,是讲述这一切的“人”……竟然是一个“神明”。

    塔尔隆德之旅,不虚此行。

    在这种隐隐约约的振奋情绪中,高文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起航者真的不会回来了么?”

    “龙族已经等了一百多万年,”恩雅平静地说道,“起航者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们留在群星间的那些东西都在自动运转,并在自动运转的过程中渐渐腐朽,这样的事情或许在其他星球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我想,起航者留下那些东西并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回来接管这颗不起眼的岩石小球,虽然我也不清楚他们留下那些设施是为了什么,但他们大概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高文心中突然有些怅然若失。

    他仿佛理解了当初的龙族们为何会执行那个培植“逆潮”的计划,为何会想要用起航者的遗产来打造另一个强大的凡人文明。

    然而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真的错过了,盲目却无效的“补救”措施,终究徒劳无功。

    龙神看着他,过了一会,祂露出一丝微笑“你在向往群星么,域外游荡者?”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一直身处群星之间,”高文带着一丝感叹,“对我而言,这颗星球……确实不够宽敞。”

    “是么……”龙神不置可否地说道,随后她突然长长地呼了口气,慢慢站起身,“真是一场愉快的畅谈……我们就到这里吧,域外游荡者,时间已经不早了。”

    “确实,我们好像已经谈了很久,”高文也站起身来,他掏出怀中的机械表看了一眼,接着又看向神殿大厅的门口,但在迈步离开之前,他突然又停了下来,视线回到龙神身上,“对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有一个问题。”

    “请讲。”

    “黑阱……导致许多文明在发展到鼎盛之后突然灭绝的黑阱,到底是什么?”

    龙神沉默了几秒钟,慢慢说道“还记得永恒风暴深处的那片战场么?”

    高文点点头“当然记得。”

    短暂的安静之后,龙神温和却带着一丝肃穆的嗓音传入高文耳中“在众神融合为一,枷锁彻底固化的最后一刻,龙族选择了放弃自由,他们低下头来,成为我的养料和奴仆——所以他们停在了黑阱的边缘,却已经有一只脚被困在黑阱中。

    “而那些不愿低头的,便会面临末路。

    “直面不可战胜的‘众神之神’,被自己文明千年万载所积累的信仰力量湮灭,与自己文明创造出来的所有文化、传说、神话、敬畏同归于尽。文明有多强,神明就有多强,而这两者相互碰撞所产生的‘文明殉爆’……就是黑阱。”

    高文瞪大了眼睛,当这个他苦苦思索了许久的答案终于迎面扑来时,他几乎屏住了呼吸,直到心脏开始砰砰跳动,他才忍不住语气急促地开口“等等,你之前没有说的‘第三个故事’,是不是意味着还有一条……”

    “你刚才说你还有‘一个’问题,”龙神打断了高文的话,她语气仍然温和,神色似笑非笑,“这是第二个了。”

    高文被噎了一下,他还想再次开口,然而眼前的神明却对他无声地摇了摇头。

    片刻之后,高文呼了口气“好吧,我懂了。”

    接着他向后退了一步“感谢你的招待,也感谢你的耐心解答,这确实是一次愉快的畅谈。我想我是该离开了,我的朋友们还在等着。”

    “请便,”龙神优雅地点了点头,“赫拉戈尔就在门口,他会送你回去的。”

    高文微微点头以示感谢,随后转过身去,大步走向圣殿大厅的出口。

    他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背后,一直落在那里,一直没有收回。

    在圣殿大厅的门口,那位有着淡金头发和严肃面孔的高阶龙祭司果然仍然守候在走廊上,仿佛一步都没有离开过。

    他曾经是龙族的某位领袖。

    他曾经是奋起反抗众神的战士。

    他曾经手握起航者留下的遗产,或许……他也向往过群星。

    “你好,高阶祭司。”

    “客人,需要我送你回去么?”

    “多谢,辛苦了。”

    “不必客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