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章 幼女天团的内讧
    观察室里,一边是黑色的“浪花”在翻腾,无畏者萧老四在浪尖舞蹈;一边是真心话大姐姐抱着萧老三讲故事。一动一静,一边是狂澜,一边是死水。

    场面很诡异,萧老三安静地躺在曾经的漂亮哥哥的嫂子的怀里,听曾经的漂亮哥哥的故事;而曾经的漂亮哥哥却在玩命地欺负她的四妹,哦,还有被捆成粽子的大姐、二姐和五妹。不和谐的画面就这样共存着,直到萧老四看到了林小妖怀里的萧老三。

    萧老四蹦蹦跳跳,声嘶力竭地大喊:“三姐,来帮我。”

    萧老三听得正入神,被打扰了有些不高兴,她举起胖胖的小手,向后虚拍了一下。大意是别烦我。

    萧老四又喊:“三姐,你在做什么?”

    萧老三才不耐烦地回答:“听故事。”

    萧老四注意到三姐的附近,连一根头发丝都见不到。她突然意识到,那个女人宽厚的胸怀,才是她们这些孩子温暖的避风港。萧老四有意识地向林小妖的方向逃跑。骆有成担心她对林小妖不利,发丝的拦截更密集。这让萧老四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那个女人身边是房间里唯一安全的地方。

    林小妖向骆有成递了个眼神,让他放小姑娘过来。骆有成摇头拒绝。

    他在抓捕老四的过程中,也一直在关注林小妖和萧老三。他相信嫂子同样也能收服其他小萝莉。但他不能罢手。

    如果老四和老三一样,乖乖地对嫂子投怀送抱,他很乐意放老四一马。可他追了老四半天了,要被她逃到林小妖身边去,自己这张脸没地方搁了。没准萧老四以后只在门缝里看他。

    而且老四和老三不一样。老三顽皮单纯,脑子有点秀逗,也没有团队精神,属于比较好哄的一类。老四机灵,又是暴躁老大的忠实拥趸,作战意识强,团队配合能力上佳。这种娃儿必须打服,否则以后就是今天揭这家的瓦明天砸那家锅的主。

    萧老四仍在努力突围,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

    如果她还是像刚才那样忽东忽西,骆有成的头发困不住她,她的斥力又是意念力的克星,除非她精疲力竭愿意束手就擒,否则长发怪死胖子只能在她后面吃屁。现在她一门心思往林小妖身边靠,固定的方向为发丝拦截降低了难度。

    老四的面前出现了一面黑色的墙,从天花板延展到地板,密不透风。为了增强视觉效果,死胖子还让墙里的发丝像长虫一样蠕动,特别恶心。小姑娘干呕了一声,差点吐出来。她急忙转身,想重新寻找出路。但她发现后面是一堵同样的墙。两面发墙首尾相连,再无出路。

    “哇……”萧老四终于崩溃了,大声哭了出来。

    “服不服?”

    “服了,我服了,把它们收走,我害怕。”萧老四讨饶。

    骆有成呵斥道:“你们想杀我的时候,怎么没见害怕?”

    “不怪我,砍你的是二姐和大姐。我和五妹只是帮她们打掩护。”萧老四很没有气节。

    被封了嘴的老五说不了话,只能拼命点头。萧老大和萧老二很愤怒,一人瞪一个,大有一言不合姐妹火并的架势。

    但骆有成是谁?书院的先生。敢不要脸地自称要教化万民的人,至少不是笨蛋。四姐妹的演技不算太高明,至少吃过亏的死胖子不会第二次掉进同一个坑里。他敢用小妹梅朵的信誉打赌,只要把小姐妹放开,这四个小骗子一定会合体华丽变身,使出幼女天团的最强一击。

    罢了,教熊孩子的工作还是交给更亲民的真心话大姐姐吧。

    骆有成收起了多余的头发,房间里立刻变得清爽了许多。他正准备把四个小粽子送到了林小妖面前,房门被推开。梅朵撸 着袖子走进来,大声说道:

    “反了天了,差点伤到我哥哥。大哥,你别拦我,我说过要揍这群熊孩子,说到做到。”

    让人意外的是,四个熊丫头对口出狂言的梅朵并没有多少敌意,她们向头上长着触须的大姐姐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柳莹和凤凰。姐妹俩快速跑到有成哥身边,前前后后检查了一遍,才松口气。柳妹子拍着胸脯说:

    “刚才吓死我了。”

    四个小萝莉眼睛亮了,随后她们用不可置信的目光对视了一眼。

    “三位姐姐好漂亮。”萧老四叫了一声,“可你们为什么会这么关心这个丑……怪蜀黍?”

    萧老四努力让自己的言语不那么“伤人”。

    柳莹听了不太高兴,但凤凰和梅朵的态度缓和了许多。还没等她们回答,门又开了,石岩山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房间一下变得拥挤起来。

    “哇哦,好多漂亮哥哥姐姐。”萧老二像发现了新大陆。

    骆有成发现所有人都比他招小萝莉待见,不由皱着眉说:“都出去。”

    房间很快又变得空荡了,除了骆有成、林小妖和五姐妹,新来的只剩下柳莹。

    萧老四问:“长发胖蜀黍,你为什么凶他们?”

    “嫉妒别人长得比他好看。”萧老大尽管不再反抗,但她的嘴巴就像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大姐四妹净瞎说。这位大哥哥哪里长得不好看?我觉得他长得像贵人。”萧老二是个带脑子的,干架的时候最狠,漂亮话说得最快。

    老五也想说话,不停地晃着脑袋。骆有成见她可怜巴巴的眼神,心一软,把绑在她嘴巴上发丝收了。

    老五吐了一口气,小嘴巴一张:“胖哥哥好有富贵气,人长得稳重,特别有安全感。”

    老二老五比其他姐妹智商更在线,识时务,知进退。她们发现无法挣脱头发的束缚,立刻表现出积极的、恭顺的姿态。而且眼前这个长发怪胖子,明显是这里的老大嘛。

    正在专心听故事的萧老三终于注意到房间里的变化——多了一个漂亮姐姐,嗖地一下,从林小妖的臂弯里消失了。下一刻,她的双手已经吊住了柳莹的脖子。她小嘴在柳莹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漂亮姐姐,你好美,萧萧喜欢你。”

    柳莹当即被萧老三萌化了。萧美人五姐妹里,柳妹子对萧老三最有好感,因为她是唯一没有对有成哥出手的。柳妹子轻轻托起萧老三的屁股,把她搂在怀里。萧老三顺杆爬,小脸在柳莹的脸上蹭来蹭去。

    萧老四撇撇嘴,“花痴。”

    萧老大跟着撇嘴:“白痴。”

    萧老二与老大唱起了反调:“三妹说得没错啊,姐姐真的很美。”

    萧老五附和二姐:“三姐的审美眼光一直是我们姐妹里最好的。”

    老二老五都看出来了,这个漂亮姐姐和长发怪胖老大的关系绝不一般,不然为啥别人都乖乖地退出去了,她却能留下来?

    老四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不知她是不满老三,还是不满倒戈的老二老五?

    萧老大则吐出两个字:萧奸!

    柳妹子非常不高兴地看着萧老大,“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妹妹?”

    “她不过是个被驴踢过脑子的笨蛋,喜欢你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萧老大的眼神充满了挑衅,似乎是在说,有本事让我喜欢你。

    “三姐的脑子真的被驴踢过。”老四解释说,“三姐小时候突然瞬移到一头驴的屁股后面,把驴吓坏了,一撅蹄子,把三姐踹飞十几米,脑浆子都出来了。还好大姐就在附近,把她收进身子帮她恢复了。从此以后,三姐就成了没脑子。”

    老二老五都叹了一口气,她们对老大和老四的表现有点点失望,有点点惆怅。形势比人强,尽管她们刚才差一点偷袭得手,但只要对方有了准备,她们根本不是死胖子的对手。

    死胖子也没对她们下死手,说明人不坏,有回转的余地。退一步,才能海阔天空。老三现在是最好的矛盾调和剂,偏偏老大和老四死撅死撅的,她们才像被驴撂过撅子。

    萧老三的童年遭遇激发了善良的柳妹子的母性,她坐到凳子上,把萧老三放在腿上,扒拉着她的头发,关切地问:

    “踢在哪里了?”

    没等老三回答,萧老大发出猪叫一样的笑声:“难怪她喜欢三妹,原来她也是个傻子。物以类聚,哈哈哈……”

    骆有成脸色变得铁青。柳妹子是他的逆鳞,侮辱柳妹,哪怕对方是个熊孩子,他也要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

    “够了,大姐。”骆有成还没发作,萧老二先爆发了,“真正蠢的是你,如果三妹被驴踢过,你的脑子就出过车祸。你想作死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死,别搭上姐妹们。”

    萧老大蒙了,有记忆以来,这是二妹第一次对她这么说话。二妹是姐妹天团的智囊级人物,她这么骂,一定有她的道理。暴脾气萧老大嘴唇哆嗦着,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却没有反驳。

    老四像是被老二的当头棒喝唤醒了,没有帮老大说话:“那位姐姐很善良,我也喜欢她。”

    老五说:“善良的孩子都喜欢善良的人,两个姐姐我都喜欢。”

    萧老大发现自己被孤立了,颓然地垂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抬起头说:

    “妹妹们都喜欢,我就勉为其难地喜欢吧。”

    “要心甘情愿。”老二、老四、老五异口同声地说。

    “好的,心甘情愿。”老大屈服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骆有成可不敢轻信小丫头骗子了。四个小萝莉身上缠满发丝,坐在林小妖周围,接受这位亲切的真心话大姐姐的思想品德教育。

    最笨的老三腻在柳莹怀里,享受着温暖弹爽的天堂……胸膛。傻人有傻福,柳妹疼憨人。

    “嫂子,你随便给她们讲讲我当年的事迹吧,不用把我讲得很伟大。柳妹,你不是存了很多我从前的影像吗?放出来给她们看看。”骆有成随意地说道。

    e……一定要帮熊丫头们树立起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英雄崇拜,要从娃娃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