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9章 初秋雨,大战之前
    他泼了这么一盆脏水,若是为了他自己夺魁也就罢了,可偏偏却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排名高于自己养育他教授他本事的师傅……

    夺去了陈金石参与大会的资格又能如何?

    虚荣,无耻!

    楚天眉头紧锁,怪不得之前陈金石一再的说如今的中医界危在旦夕,不是因为缺少人才,而是因为太多的人追名逐利,心术不正!

    若是大家都能拧成一股绳,往一处用力的话,中医何愁不兴?

    只可惜太多的人只能看到眼前利益,自己的利益,却看不到往后大家共同的利益,徒惹得自家门前满是打打闹闹,让西医看完笑话……

    还兀自再留下一句,看看这帮连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中医,谁敢相信那些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到他们手里没有演变成骗人的玩意!

    “陈医师,楚天……哦不,楚爷爷,饶了我们吧,我们就是拿钱办事的喽啰。”

    “是啊,楚爷爷,您就把我们几个当成屁给放了吧,我们上有老下有小……”

    “我保证下一次再也不敢了,楚爷爷,我叫您爷爷了,求您饶了我们,饶了我们。”

    几个人把脑袋在地上几乎要磕出血来,不大一会儿就被这周围群情激愤的一干街坊们吓得抖若筛糠。

    之前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再也没出现在他们脸上,楚天之前对他们的敲打已经足以让这几个人失去反抗的勇气……

    随着一阵警笛的嗡鸣,几个混混更是如蒙大赦,也不知是谁报了警,冥冥之中竟然好像还救了他们一命。

    否则面对恶魔一般的楚天,他们还真就没一点办法。

    ……

    人群散却,楚天帮着陈半夏收拾一片狼藉的百草国医馆,显然,这个事实远比自己失手治死人这个结局,更让陈金石觉得难受。

    至少他宁可相信是自己老了,行医手段不如以前,也不愿意相信唐千秋这个孽畜,直到现在还是这幅凶狠的心性。

    陈金石这幅愤恨而又无奈的表情,让陈半夏此刻都一阵心痛,虽说今天那几个混混没能如愿以偿的让他身败名裂,但这个结果仍然没法让人开心起来。

    “我答应过你,会夺魁。”

    楚天倚在门框前,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陈半夏的嗅觉极其敏锐,第一时间上前朝他摇头……

    用手语严肃的告诉他,吸烟不健康。

    楚天笑笑,没说什么,熄灭了烟,望向陈金石说了一句。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想把医馆盘出去?为什么跟你做赌?”

    “为什么?”

    陈金石沉默半晌,望向一脸疑惑的楚天,这医馆的开在这地方,光是周围这些街坊们的支持,也不会那么轻易倒闭……

    至于陈金石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选择将医馆盘出去,他的理由分外简单。

    “为了半夏的病!我曾经发过誓,有朝一日只要有人能让她重新开口说话,我陈金石就是下半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回答,楚天脸上的疑惑少了许多,爷孙两人这么多年相依为命,作为医师,陈金石可能比谁都懂的天生聋哑,治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而他之所以还一直这么坚持,也恰恰是因为他是医师。

    学医之人却医治不了自己的亲近所爱之人,这种痛苦纵然楚天没有亲身感受过,却一样可以共情……

    而且治疗这种病症花费一定不菲,陈金石选择将这家店盘出去,实则是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所以你一开始向我提出夺魁的要求,看似相信,实则是做了个根本无法完成的承诺。”

    楚天望向陈金石,两人之间多少也算是患难与共过,如今都可以敞开了谈。

    “没错,若你真能夺魁,那么我便有理由相信,你能治好我孙女半夏。”

    “老狐狸。”

    陈金石的话让楚天一阵咋舌,没想到千算万全还是入了他的套,陈金石这是布了多大的局……

    望向一旁根本听不到两人在谈论什么,看见楚天将目光投来却仍旧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向自己报以微笑的陈半夏,楚天仿佛理解了陈金石的一片苦心。

    纵然是毫无血缘关系的他,也不由的想出手帮这爷孙一把。

    这样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一定藏着很多想对这个世界呐喊出来的话吧?凭什么那些脏心烂肺的人可以身体健全,而这样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姑娘却要被聋哑折磨……

    “历年大会都是以现金为奖励,可这次中西医交流大会夺魁的奖品,却是可以阅览一卷来头极大的古方!我听人说过,这里头可能藏着治好我孙女的机会。”

    “是千金方失传的第31卷。”

    陈金石最后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楚天一时间眉头一挑,心里头瞬间便热切起来。

    “什么!”

    混沌珠中有无数典籍,其中尤其以《千金方》《经》之类的古法最为居多,所以他比谁都清楚这《千金方》未失传之前到底有多强大……

    《千金方》乃医圣孙思邈所著,被成为九州国最早的临床百科全书,共三十卷。

    里面记载的很多方子直到现在仍旧被用来研究,纵然是向来自负的西医界也尝尝会组织学习其中要术,若是能拿到失传的那一卷,或许真的有妙手回春,治好陈半夏隐疾的可能!

    要知道在中医界,《千金方》这三个字,便足以证明其价值,便是说那一张药方便值千金,也毫不夸张!

    就连混沌珠中也缺少这一卷,楚天此刻听到这个消息,岂能不兴奋?

    “哪怕是堆积如山的真金白银,在循医问道者的眼中,也不值这一卷《千金方》值钱,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陈金石的语气中满是自傲,如今中医式微,能为他们挺起脊梁的也只有这些自古传下来的典籍药方,作为医者,与有荣焉!

    同为医者,两人之间的交流自然不用多说,中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陈半夏做了几个小菜,坐在桌前望着楚天跟陈金石喝的酩酊大醉。

    她从未见过爷爷如此看重一个人。

    曾经的师哥唐千秋,也曾寄托了爷爷陈金石的全部希望,但他却回头给了自己恩师重重一刀。

    陈半夏望着爷爷,有些心疼,又望向楚天,心里万般祈祷。

    。